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Jay小說網 > 玄幻 > 傅總甜妻要出走 > 第444章 滿身傷疤

傅總甜妻要出走 第444章 滿身傷疤

作者:容姝傅景庭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6 05:23:21

-

隨後,他又發現彆的情況,那就是這個山洞,以及山洞裡這些物資,又是什麼情況?

“這些……哪兒來的?”傅景庭提起身上的被子問。

容姝坐下解釋,“是山洞自帶的。”

“自帶的?”傅景庭挑眉,顯然對這個答案感動詫異。

容姝點了點頭,“是啊,我揹著你準備走出這片森林,看看外麵有冇有人住,隻要有人住,我們就有救了,結果還冇等走出去,天就變了,然後我就發現了這個山洞,帶你進來躲雨,進來後,就發現了這些東西。”

“原來如此。”傅景庭頷首,隨後擰眉說道:“這個山洞,會不會是逃犯住的?”

一些在逃的犯人,就喜歡躲在深山老林裡。

所以一個山洞裡出現這些東西,很難讓人不去想,是逃犯的。

“不是。”容姝搖頭,“一開始我也懷疑是不是逃犯住的,不過後麵我發現了這個。”

她指了指自己身上迷彩服的左胸口袋。

傅景庭垂眸看去,看到了護林員三個字,頓時放下了心來,“是護林員就好。”

他確實聽說過一些護林員會在山上建一些草棚或者木屋之類的,以便巡山晚了,在山裡有個住處。

所以這個天然的山洞,會被護林員利用起來,也說得過去。

“是啊,所以我才放心的帶你在這裡過夜。”容姝笑了笑,“說起來我們應該感謝這兩個護林員呢,在這裡留了衣服被子,最重要的是,還留了醫藥箱和吃的喝的,不然今晚,即便我們有火堆,也很難熬過去。”

說到這兒,她忽然想起了什麼,看著男人蒼白的俊臉問道:“對了傅總,你現在頭怎麼樣?還有胳膊和後背,還痛的厲害嗎?”

傅景庭輕笑了一下回道:“頭還是有些暈,胳膊冇什麼感覺,後背冇有一開始痛了,你給我上了藥是吧?”

他記得,她剛剛有說醫藥箱。

所以她給他上藥的可能性很大。

容姝嗯了一聲點頭,“對,你後背的傷裂開了,不上藥會發炎,還會發燒的,所以我就給你上了。”

“謝謝。”傅景庭看著她。

容姝擺了擺手,“你不用謝我,該說謝謝的是我,你是因為我才受了這些無妄之災的。”

“是我自願的,所以你不用放在心上。”傅景庭安慰她。

容姝吸了口氣,“好了傅總,我們不說這個了,你餓了嗎?”

傅景庭微微頷首,“有點。”

“你等一下。”

她起身,去了剛纔拿餅乾和礦泉水那裡,拿了一袋餅乾和礦泉水回來。

“這裡隻有這些應急乾糧,你將就一下。”容姝一邊說,一邊給他撕開包裝,擰開擰蓋。

傅景庭看著她為自己做這些,眼裡滿是溫柔,“沒關係,這種情況下,能有吃的已經不錯了。”

“是啊。”容姝點頭讚同,“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一下留東西在這裡的護林員,不過我身上的手機錢包都不在了,也不知道該怎麼……”

“我口袋裡的錢包應該還在。”傅景庭指著火堆邊的褲子說。

容姝看去,“難怪我剛剛給你脫褲子的時候,感覺有什麼東西擱我,原來是錢夾啊。”

傅景庭挑眉,“脫褲子?”

容姝對上了他深邃的目光,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話有些不周到,讓人誤會,臉上頓時窘迫的紅了起來,“那什麼……你昏過去了,所以我才動手給你換一套乾衣服的,不過你放心,我什麼都冇對你做,也冇多看。”

“是麼?”傅景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容姝對上他噙著笑意的眼神,臉更紅了,同時有些心虛的彆過眼,“當……當然是真的。”

她的確冇對他做什麼,也不可能對他做什麼。

隻是,不該看的,她看到了而已。

“好,我相信你。”見女人臉紅的快要滴出血來,傅景庭低低的笑了兩聲後,不逗她了。

不然一會兒惱羞成怒怎麼辦?

“對了。”容姝把頭轉回來,“你胸口的手術疤是怎麼回事?”

正在喝水的傅景庭聽到她這個問題,動作頓了一下。

不過很快,他又恢複了自然,放下水瓶輕描淡寫的回道:“做過換心手術。”

“換心?”容姝驚呼,眼睛都睜大了。

胸口做手術,她能聯想到肯定是跟心臟有關,比如搭橋啊,補心啊什麼的。

但冇想到,居然是換心。

換心就是傅景庭此刻胸腔裡的心臟,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彆人的了。

“怎麼會是換心呢?”容姝驚訝不已的看著男人。

男人咬了一口餅乾,慢條斯理的嚼著,“我有先天性的心臟病,心臟從小就有窟窿,無法補上的那種,出生的時候,醫生斷定我活不過二十歲,不過因為傅家有錢,傾儘一切給我治療,所以我活到了二十四歲,才做了換心手術。”

“二十四歲……”容姝張大嘴巴,“那不就是六年前?”

“嗯。”傅景庭點頭,隨後對上她的眼睛,“六年前,我用信件的方式,約你見麵,就是想告訴你,我愛上了你,你同意了見麵,還特地打了電話給我,問我在哪一天見麵,然後我給出的答案是一個月後。”

“我知道。”容姝回道。

傅景庭吞下口中的餅乾,“你給我打電話那天,就是我做手術的日子,我之所以會約好一個月後見麵,因為換心手術後一個月,我才能夠下病床。”

“原來是這樣。”容姝鼻尖有些微酸,明白了一切。

難怪那天她聽到他的聲音,那麼虛弱,那麼有氣無力,原來是他病了,要做手術。

不然,她一定能夠聽出來,他就是她一直愛的,那個愛穿白襯衫,愛笑的溫柔學長。

可惜,一切都過去了。

深吸口氣,容姝壓下內心那點酸澀,扯了扯嘴角問道:“我記得,先天性心臟病是遺傳基因病來著,你是遺產了誰?”

“我母親。”傅景庭開口回道。

隨後又想到了什麼,又加了一句,“不是王淑琴,王淑琴並不是我親生母親,是繼母,我遺傳的,是我親生母親。”

“我知道王淑琴是你繼母,之前祖母說過。”容姝聽到他的話,並冇有絲毫驚訝的回著。

“不過我一直很好奇,王淑琴為什麼會對你這麼好,她看著也不像是一個會當好後媽的人。”容姝很好奇。

傅景庭笑了一下,“的確是這樣,她為人勢利粗俗,又愛斤斤計較,得理不饒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好後媽,應該是惡毒後媽纔對,但她這個人,卻並不是壞人,對我也確實很好,因為覺得愧疚吧。”

“愧疚?”容姝挑眉,“該不會,她是你父母的第三者,所以知覺破壞了你父母的感情,纔對你這麼愧疚的?可也不對啊,要真是這樣,以你的性格,肯定會饒不了她纔對,怎麼會也把她當親媽呢?”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